當前位置:梓婧小說 > 都市 > 池瑤張若塵 > 第三千八百四十五章 魘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池瑤張若塵 第三千八百四十五章 魘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彌天戰神的修行道場,距離族府不遠,在同一城域,相隔也就百裡。

回到道場,張若塵幫彌天戰神檢查傷勢,掌心凝聚出一道太極四象印記,將浸入他血肉的一縷縷異種力量吸收出來。

漸漸的,彌天戰神胸口的血窟窿,長出新肉,開始癒合。

閻昱和閻皇圖皆暗暗鬆了一口氣。

“這到底是什麼力量,連神尊的肉身都無法自愈,而且無法將之煉化?”

閻皇圖駭然問道。

張若塵托著掌心那團色彩斑斕的光霧,道:“很詭異的量之力!與無量境修士在離恨天吸收的量之力很像,但更加濃鬱,而且有微妙的區彆。”

“是量魘!”

彌天戰神道。

閻皇圖道:“怎麼會是量魘?

難道那個黑袍修士來自魘地?”

閻昱露出一抹苦笑:“大概率是的。”

“二哥,你到底知道一些什麼?

現在的局麵,擺明天尊都出事了,還有什麼不可說的?”

閻皇圖道。

閻昱搖頭,頹喪道:“說出來又如何?

我們冇有人可以改變這一切。”

張若塵早就已經知道,閻羅族分為二嫡十三神。

二嫡,指的是“天外天閻氏”和“離恨天閻氏”。

十三神,指的是誕生過神靈的十三支閻氏。

離恨天閻氏一貫神秘,幾乎不參與真實世界的爭鬥,鮮有修士行走天地間。

但,能夠與天外天閻氏並列二嫡,可想而知實力不會弱。

天庭和地獄界的無量出征,攻伐北澤長城期間,位於離恨天的光淨山,遭到古之強者殘魂的襲擊毀於一旦。

當時,天庭一方守護光淨山的,乃是昊天的神魂念頭。

地獄界一方,守護光淨山的則是一尊龐大無比的人形骷髏。

地獄界並冇有這號人物,所以張若塵專門查過,後來,從鳳天那裡得知,這尊人形骷髏,乃是離恨天閻氏之主的神魂念頭。

離恨天閻氏所盤踞的地方,被稱為“魘地”,與史前有關,也是離恨天被稱為五大史前文明遺蹟的原因。

據說,閻氏本來的叫法,就是“魘氏”。

是某個古老時期,魘氏遭遇了滅族之禍,姓魘者被各族圍殺。

倖存者隻得改姓閻,以躲避殺戮。

幸好誕生了亙古未有的至強始祖閻羅,才重新奪回魘地,並且建立起了閻羅天外天。

彌天戰神見張若塵一直在解析手中那團光霧,道:“量魘之力非常詭異,隻有閻羅族的嫡係子弟可以吸收,用於修煉。

一旦侵入肉身,不僅傷口無法癒合,還會不斷創傷神魂和精神意誌。”

閻昱道:“閻羅族嫡係子弟,也必須從小待在離恨天,待在魘地,才能掌控量魘之力。

這就是離恨天閻氏存在的意義!”

“哧哧!”

張若塵將手中那團量魘之力直接吸收進體內。

在場幾人,皆為之暗凜。

不過,想到天下修士對張若塵“未來始祖”的評價,他們也就一點都不震驚了!

張若塵沉思片刻,問道:“二叔,離恨天閻氏這是想要接管天外天?”

“我也隻是猜測閻羅天外天的一係列變化與離恨天閻氏有關,真相怕是隻有天尊和太上才知道。”

閻昱道。

張若塵道:“太爺爺是被誰奪舍了?”

“不好說。”

“不好說,指的是甚麼?”

“未必是奪舍那麼簡單。”

閻昱緊接著,又道:“他現在的修為太可怕了!”

彌天戰神深以為然,道:“的確強大得不正常,我曾打算出手,試探他的底細。

但,隻是遙遙對望一眼,我的神魂就被創傷,如同是兩道天地神光,能貫穿我的神海。

如果是古之強者殘魂奪舍,怎麼可能在短時間內,強大到這個地步?”

張若塵默然,道:“彌天戰神乃是神尊,就算是始祖的殘魂,也不可能強到如此地步。

以我現在的修為,也還做不到。

而且,太爺爺萬年前,尚且還是大神,修煉得再快,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達到不滅無量層次。”

閻昱道:“若塵,趁還冇有被他們發現,你帶上五弟、折仙,趕緊離開閻羅天外天,去請天姥!閻羅族現在的局勢,隻有半祖可破。”

“對了,還有無月,以前天尊可以庇護她,倒也冇有危險。

但最近幾個月,天尊已經不露麵,天尊殿一直封閉,被那個黑袍修士看守著,很可能已經遭遇不測。”

“剛纔,你們也看見,那個黑袍修士已經冇多少顧忌,有直接殺死彌天戰神的想法。

可見,他們已經準備充分,不再怕打草驚蛇,就要動手了!”

張若塵道:“要殺人寰天尊,哪有那麼容易?”

“你的意思是?”

閻昱微微動容。

“就算要去請天姥,我也必須先見天尊一麵。

不弄清楚閻羅族的情況,如何對症下藥?

如果是離恨天閻氏掌控閻羅族,對地獄界,對劍界,對宇宙大局的影響倒也不大,隻是換了掌權者。

但,就怕這背後另有其人!”

“酆都鬼城和命運神殿,已經是形同虛設,羅刹族又遭遇近乎滅族的重創,修羅族落入羅慟羅之手,閻羅族無論如何不能再出事。”

張若塵不敢想象閻羅族失控引發的後果,哪怕風險很大,也必須查清楚真相,阻止這一切。

修羅族的局勢,必然吸引著這些人的注意。

而且,如果離恨天閻氏真的和七十二品蓮、巴爾這些人有關。

一旦昊天對貝希出手,離恨天閻氏最頂層的人物,肯定會趕去營救。

這是張若塵敢冒險的原因所在。

閻羅族已是如此搖搖欲墜,張若塵卻還願意留下,有幫助他們渡過難關的意思,閻昱和閻皇圖怎會不感動?

他們的眼神已說明一切。

閻昱收拾起心中的情緒,道:“那個黑袍修士的修為深不可測,想要繞過他,悄然無聲的進入天尊殿,隻有天圓無缺纔有可能做到。

而若塵如果強行動手,打進天尊殿,必會引得學之古神那邊出手。”

張若塵胸有成竹,道:“我會先去接無月和折仙,再嘗試闖天尊殿。

若是不可為,可以直接帶大家離開,如此,方可萬無一失。”

“好,就這麼辦。”

彌天戰神站起身來,胸口的傷勢已完全恢複,道:“我去聯合一些值得信任的神王神尊,必要時,可以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閻昱道:“護界陣法那邊,我來想辦法。”

閻皇圖擰著眉頭苦思,繼而揚聲道:“我來負責搗亂,吸引他們的注意。

想來,他們暫時還不會殺我!”

“這個……可以有。”

張若塵道。

很快閻皇圖變得憤怒狂暴,飛向教化神殿。

到達神殿所在的山外,直接顯化出巨身神軀,身體宛若一座燃燒的神山,釋放九龍神紋,手持通天如意,揮擊下去。

山脈倒塌了數百裡。

一道道神光,從山脈中飛出。

“皇圖,你這是在做什麼?”

“老五,你瘋了?”

“閻皇圖,教化神殿是你撒野的地方嗎?”

……

閻皇圖長髮逆亂,嘴裡發出憤怒的長嘯聲:“教化神殿中的那人為禍閻羅族,食了多少族人,你們都瞎了嗎?

連彌連山都死在了他手中,他根本不是我爺爺,我爺爺已經被奪舍,我要將他碎屍萬段,殺,殺……殺……”

閻皇圖雙眼佈滿血絲,發瘋一般,向教化神殿衝去。

那些閻羅族神靈皆臉色大變。

他們當然知道,學之古神多半是被古之強者奪舍了,但這顯然是天尊和太上做出的決定,誰敢妄言?

這事是能拿到明麵上說的嗎?

一旦傳出去,閻羅族的聲名必然大損。

“攔住他!”

一位太虛大神族老,心頭著急,害怕閻皇圖激怒學之古神,被殺死。

學之古神坐在教化神殿中,正在與之前進入閻羅天門的兩位黑袍修士密議,聽到外麵的動靜,冷峭一笑:“他怎麼回來了?

區區一個下位神,真是不知死活。”

那位身材高挑的黑袍修士,白玉麵具下,發出女子聲音:“此事並不尋常,與他一起回來的,還有池孔樂。”

“張若塵的女兒……”

學之古神眼中浮現出更濃烈的笑意:“張若塵總不可能來了吧?

他怎麼可能知道閻羅族的情況?

再說,修羅族那邊怎麼少得了他?

就憑虛天一人,能同時對付羅慟羅和青鹿神王?”

那個有著六隻手臂的黑袍修士,道:“張若塵不可能將血絕和日晷置於險境,他必在修羅族無疑。

既然就要動手了,何不先將他女兒拿下?”

學之古神道:“我知你和張若塵有過節,但,切莫節外生枝,那種小角色,你還擔心她逃了不成?

當前,收拾生死一線天那兩位,取《生死簿》,纔是頭等大事。

那兩個老傢夥死了,我們才能更加從容的掌控閻羅族。”

穿著黑袍的女修士,道:“無月呢?

不如先拿了她。”

六隻手臂的黑袍修士,道:“據我所知,她是離恨天那位的重要棋子,怕是動不得。”

“冇有什麼動不得,任何影響閻羅族佈局的不確定因素,都不能存在。

先將她擒拿!”

學之古神冷沉的道。

……

春雨符閣,位於閻羅天外天的東海之濱。

閻折仙一身白衣,青絲如黛,眉若遠山,頭上簡單的插著一根木簪,站在玉石樓台邊,望著教化神殿的方向,感應到那邊傳來的強烈神力波動。

春雨如絲,在頭髮、衣袖、肩頭,留下細密的水珠微粒。

這裡多雨,常年潮濕陰冷。

學之古神出事後,她便從太上青雲殿搬來這裡獨居,常年閉關,不問世事,以這種無聲的方式,表達對太上的不滿。

她身上再也不見曾經的華貴和任性,隻有越來越深的孤獨和淒楚。

彷彿過去擁有的一切都已失去,所有的地位和榮華,都顯得可笑,以前卻還那麼自以為是。

所謂的親情,所謂的疼愛,都是虛假的嗎?

“五哥,你又是何必呢?”

閻折仙閉上雙目,強忍著心中的憤恨,她不知道自己忍得了多久,說不定某一天,也會像五哥一樣發瘋,不顧一切的打上教化神殿。

海上吹來的風,是冰冷的,比雨更冷。

直到。

一件狐絨袍衫,從身後,搭在她瘦弱的香肩上。

閻折仙猛然睜開雙眸,精神力在指尖凝化成一柄璀璨發光的符劍,直刺向身後。

但,纔剛剛轉身,整個人就如被雷電擊中一般,嬌軀微顫,滿眼儘是難以置信的神色。

讀書者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